愚阳

让我知道风在抚慰

诗/愚阳

让我知道风在抚慰

敞开的情绪

岭上绽放的音符

跟着云叶和谷风向下飘落

一颗骤凉的山谷

在山峰递出它的控诉

无情的人 愚蠢的人 温暖的人

它所控诉的对象却只有一个

那便是不得消解的孤独

                              19.8.11

城市

诗/愚阳


灿烂的人群

铺洒在楼宇和街道的页面上

他们溢出黄昏

沁入冰凉的夜色

又静默地摘下一页纸

将城市对折,卡进墙的缝隙

而我,余下的那一抹碎屑

势必跳脱夜与黄昏

在天上的雾中

凝望地上的星星


                              19.7.16

                              在青岛


诗/愚阳


乡伫立在云的间隙

时而跟着风奔跑

时而迈入山的心脏

在细泥上流淌


                              19.7.9


让我们好好地…

诗/愚阳


让我们好好地,猜想世界的声音。是驶过去一辆汽车,嗡鸣时撞翻一堵砖墙,还是擦亮的夜火,碎裂一扇玻璃,一帘明镜?

我们是否,总无法在混沌中辨清蒙昧与欺骗,将愚钝看成世界最完美的注解?

当我们揭开一部书,隔着面纱看待历史,滤过血与泪水,我们能在被修饰的脸庞上看到什么?并非明亮而善良的唇与双眼——与混沌截然不同的精致,涤荡废墟和荒芜。

至此,历史变成镜头,它要么截取光鲜,掬一捧美丽,要么将苦难记录成为影像艺术。

我们所见、所感,是电影给予我们的,由一个个方正的片段拼接而成。关于音乐,我们听明巴赫,关于死亡,我们知晓教堂与墓地。我们何曾真正聆听彼此,即使掺杂陌生的方言,含糊的口音?最原始的欢欣与苦难,因为他们不懂得装饰,昭示了他们诉说的失败。

让我们好好地,追随世界本源的声音。是否是政客篡改后的虚伪,谐星贡献的讥讽与欢笑?这些声音如此熟悉,如同空气灌进鼻腔,却并非初始。我们尚且需要废墟和荒芜,在混沌中找寻明亮而善良的唇与双眼。若她无法用语言诉说,就温柔地凝视她的双眼,抚摸她的伤痕与雀斑。

让我们好好地,摘取世界本源的声音。如此,我们得以在原始中呼喊,在本初中大胆地歌颂,自由地悲悯。


                              19.7.5


山谷与河

诗/愚阳


用笔,写

乐观叠成山谷

绵长的河

永恒的记忆之苦

冷凝一条曲线


疼痛的亮点

阴郁的结晶

滚烫,洞穿流水


无尽的雨夏

冲垮河与山谷

忘却乐观

与永恒的记忆之苦

仅用笔写

愧疚的

潮湿的

心情


                              19.7.4


世界主义者

诗/愚阳

一位世界主义者在对我说话,

他看着我,和我身前飘扬的旗帜。

当他说起我的祖国时,神情如此温和。

我闭上眼睛,把脖子递到铡刀下面,

用手指感受刀侧上一簇簇锈斑。

他告诉我,锈斑也分颜色,

今天台下的人各自站在一起,

盯着围墙上的矩形彩旗说个没完。

他们唾弃我,谴责他的虚伪。

“黄昏过后,他们就又会回到牢笼中去。”

世界主义者这样对我说道。

在每个等待行刑的凌晨,

我都能听到围墙后传来的惊叫,

东边的,西边的,就好像竞赛:

他们抢着,喊着,在荒寂的原上号啕大哭

——比谁首先任风沙割碎嘶哑的喉咙。

那时他们整天、整天都不说话。

“你将死了,他们便说话了。正如他们处死我时那样,因为死亡感到兴奋。”

我深爱那片旗,也深爱他们,

我因他们感到痛苦,感到倦怠和无力。

这时,世界主义者又说起我的民族,他蹲在我的身边:“就痛苦和愚钝而言,天下大同。”

而我要做的,无非是在铡刀落下的瞬间,

萌生对痛苦和愚钝的莫大悲悯。

我因此成了痛苦主义者。

                               19.6.10

致卢齐安与星星

诗/愚阳


我不曾把星星仰仗

只当星空是帘幕布

从天上

直直垂到我的心间

偶尔,有人伸出手臂

拨动幽静的垂丝

        ——瞧他的手,

              怎么这样长?

他给了我一束光和烦恼

让我掀开幕布

踏着烦恼表演

我看到我的心

跟着星星拂到一旁

我无法设想星星的宏大

一如我这颗狭小的心

当它和星星挂在一起

好像整个宇宙

也不过一颗心的大小

我试图后退,离它们更远

用看一颗恒星的姿态

去看我的心

它并非如此狭小

只是我距它太过遥远

自此,我的心

也成了天上一颗亮星

我仍当星空是帘幕布

此夜,它掩蔽我摘下那颗亮星

小心地,安放在我胸腔

                              19.6.3

我看到(二)

/诗

当我从世界往下看

我看到撑起的伞变得扁平

双脚和脚印变成符号

朝画布的边缘移动

雨点和鸟的鸣叫

此时没有朝向

它们四处响起

还会在你头顶歌唱

世界如此富有善意

截断的树干

周围也拢起小花

它微微低头

一如我去俯视世界

它会发现什么?

发现一只蚂蚁、

一点泥土都变得扁平

它发现它们不再孤单

因为世界此时在它眼中

继而

我看到扁平的希望

像白鹭一样从画布腾起

即便它没有朝向

也一样会在我头顶歌唱

                              愚阳

                              19.6.1

紧张

(一)

紧张有它的语言

机轮拽住它的啮齿

呜——呜呜——

一台除草机

最终用它的颤抖

发出正大的嗡鸣

(二)

佯装镇定是一种常态

紧张借此喊着它的口号:

“不惧”、“无谓”、“要和平”

(三)

历史曾分两种:

躺在烈士陵园的历史,和

倒扶在公墓石碑上的历史

今后,它粼粼地散在空中

(四)

当历史除却它的紧张

历史便成了风

(五)

我们创造紧张

便是在创造历史

我们佯装镇定

就已经开始屈服

                              愚阳

                              19.5.31

自由


尊严是一种

从人群拨出的东西,

它比灵魂还沉,

比灵魂还渴求皈依。

它是块不大的草皮,

长在自由的广场,

直到附上每寸土壤,

才显出它的强势。

有时,

我觉得我也快要疯了,

真正地像具走尸。

当尊严和灵魂一起腾空,

是我最自由的时候。 ​​

                              愚阳

                              19.5.29